E小说 > 历史小说 > 贞观俗人 >章节目录第57章 崔舅脱靴
    秦琅挺喜欢跟魏征喝酒的,跟老魏喝酒和跟刘九林三他们喝酒是完全不同的感觉,具体点说,就是有逼格。跟刘九林三这些草莽好汉们喝酒,图的是热闹痛快,聊的尽是些酒色财气,三句话总离不了一些荤段子。

    虽然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也挺爽,但太肤浅了些。

    老魏喝酒喜欢小口抿,他懂酒,酒后更会跟你聊些人生理想这样的有逼格的话题,跟他多聊几句,便会让秦琅感觉自己好像升华了一样,也是个有逼格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魏啊,咱们俩个合伙我不会让你吃亏的,你只要给我魏公酒的酒曲秘方和魏公酒酿造方法,那么我出人出力出钱,咱们扩大规模,提高产量,到时这钱财滚滚来,二一添作五,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许俗事你跟我管家谈就好。”魏征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行,到时你等着分钱就行了。其实有钱有什么不好,不要羞于提钱嘛,君子并不是不能言利,只是不要本末倒置,过于追求金钱利益而忽视大道正义就是了。我就喜欢钱,有钱了就可以做许多事情,远的不说,自己和家人能过的舒适些,也能救济帮扶周边的人,往远了说,我还可以投钱去研究一些东西,比如收集整理古书籍,比如研究改进造纸术,研究水利工程、农耕牲畜等等,哪一顶不是利国利民之术呢?就算是一个国家,也是万万离不开钱的,朝廷国库有钱,腰杆才能挺,才能威压四海,震慑八方嘛。养官养士养兵哪个不要钱呢?”秦琅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喜欢钱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魏征听的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三郎,崔舍人又来了。”老门头福伯来报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?何事?”

    “说是有太子令旨。”

    秦琅有些不太耐烦,一天来个七八趟,还真不嫌累,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站在秦琅门口也一脸幽怨,他是真不想来,每次来吧,那个秦三一点也不拿他当舅父,来一次就得受一肚子气,可太子却点名让他来,他也没法子。谁让他曾经是东宫太子党人呢,现在只能夹着尾巴做人,辛苦一双腿跑勤快些,赚点苦劳了。

    “崔舍人,又是何事啊?”

    厅里,秦琅继续喝着酒,都懒得起来。

    崔敦礼看到了昔日同党魏征,不由的鄙夷了几分,居然跑来抱秦琅这样小家伙的大腿,真丢士人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秦琅,太子令到。”

    “念吧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令你立即前往东宫奏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回报太子,就说我现在无官一身轻,今日在家喝酒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竖起眉毛,“秦琅,你莫要狂妄,这是太子相召,你说不去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秦琅此时喝的已经有七八分醉意了,还真就不想去了。

    “魏公美酒金不换,秦琅斗酒赛神仙,天子呼来不上朝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秦琅举起酒杯吟起一首诗来。

    “好诗!”魏征在一边大声赞叹,这首诗虽然在押韵方面不算极好,但却透露着一股无比的洒脱豪迈之气,尤其是那后面句,真正是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魏征不由的心想,若是我能像他这样潇洒就好了,可惜还是做不到,这秦琅口口声声爱财,可现在太子相召都不肯奉,比他强多了。

    崔敦礼哼了一声,“小小匹夫也想舞文弄墨?”说完,他也不劝了,直接扭头便走,他现在赶着要回东宫去参秦琅一本,好好在太子面前说说秦琅的嚣张狂妄丑态,让太子知道此子狂妄幼稚本份。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李世民正在等秦琅到来,被长孙氏劝过之后,李世民意识到自己对待秦琅一事还是有些太随心所欲甚至有些幼稚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崔敦礼却回来告了秦琅一状。

    “和魏征白日饮酒大醉?不肯奉召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确实如此,那秦琅还狂妄的吟了首诗,说什么天子呼来不上朝,自称臣是酒中仙,狂妄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这诗是谁写的,孤以前未听闻过?”李世民觉得这两句诗确实挺狂的,但狂的有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其实就是首打油诗,是秦琅所作,前两句更是不堪入耳,什么魏公美酒金不换,秦琅斗酒赛神仙,这哪有半分押韵,完全暴露了其不学无术的底子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从十六岁起马上打天下,南征北战十余年,但是李世民的文学修养还是不错,虽然说比不上隋炀帝那样的惊世文学功底和成就,但毕竟曾经网罗过大量的名士儒生为幕僚,所以李世民的诗其实也挺不错,虽然几首模仿杨广的诗相比下还是有些距离,但也已经能算的上是优秀了。

    这诗居然是秦琅所作,真让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酒醉之后随兴而作,未加修改就有此水平,已经很了得了。孤倒是没料到,秦三郎还有这文学天赋呢。”李世民不但没有不满,反而笑了起来,让崔敦礼极为郁闷。

    “你再去趟,把秦琅接来,他若是说醉话不肯来,抬也要把他抬来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何必理会这狂妄小子呢。”崔敦礼劝说。

    “崔舍人,秦三郎可不是什么狂妄小子,恰相反,他是靖乱大功臣,虽然之前违逆过孤的赐婚,但也不是什么大事。你说来还是秦三郎的阿舅,怎么却反如此说他?”

    崔敦礼被说的面红耳赤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“臣与秦琅虽是舅甥,可不能因为是亲戚,就包庇他的狂妄无礼。”他辨说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行了,去把人接来吧,客气点,那是孤的大功臣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惶惶退出,站在殿外,不由的心里暗暗骂了秦琅几句。可还是只得硬着头皮又往永安坊来。

    当他赶到时,秦琅此时已经是彻底醉了,人都已经躺在廊下榻上睡着了,还打着呼噜呢。

    崔敦礼叫秦琅,可秦琅打着酣不理会。

    想着李世民还在等着,他也不敢再扭头走了,只得叫人把秦琅背起用马车送去东宫。

    到了东宫,秦琅依然还醉着。

    崔敦礼把秦琅扶着进了殿,李世民抬头看到秦琅这醉样,也不由的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是喝了多少?”李世民无奈,看见秦琅一身白袍便服,浑身酒气,只好道,“给秦琅换身衣带。”

    一名内宦拿来一袭白衣,李世民摇头。

    “秦琅现在依然还是开国县公之爵,岂能穿白衣,给他紫袍玉带。”

    内侍们又赶紧去换了紫袍玉带过来,衣服倒是好换,只是这靴子倒一时脱不下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瞧着站在旁边冷笑的崔敦礼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崔舍人,你上去帮秦琅脱下靴子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愣在那里,几乎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虽说只是六品的中书通事舍人,可那也是极清贵实权之职,不是一般的六品官能比的,不出意外再努力个五六年就能升为中书舍人,那时可是能五花判事的中书紧要职务,几乎可称为储相。

    中书舍人是储相,中书通事舍人那就是中书舍人的储备了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他崔敦礼那是五姓七宗之博陵崔氏大宗嫡系子弟啊,天下士族名门里哪还有比他这样更显贵的?

    现在他堂堂博陵崔氏嫡子,还是通事舍人,又是秦琅的舅父,现在却要给秦琅脱靴?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他的脸面往哪放,博陵崔氏的脸面往哪放?

    “快点,孤还有事要与秦琅谈。”李世民岂瞧不出崔敦礼的想法,可却故意当做没看到,只是催促。

    “殿下,臣请让内侍脱靴。”

    “内侍都在忙着,你不是正好站在那没事?”

    崔敦礼硬着头皮道,“臣是秦琅之舅,岂有舅父给外甥脱靴之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冷哼,“这是东宫,不是你家,在这里,你跟秦琅是同殿之臣,而不是什么外甥舅父,秦琅是历城开国县公,你是六品通事舍人。”

    崔敦礼不想为秦琅脱靴,可此时也看出李世民这是在变相的找他麻烦了,估计是嫌他太子党人身份,同时又因他今天几次说秦琅坏话,惹恼了这位年轻新太子。

    李世民就那样看着崔敦礼,终于,崔敦礼没有勇气直接辞官而出,最后只好低着头上前为秦琅脱靴。

    用了很大力气,才把两只靴子扯落,大夏天的刚脱下的靴子散发一股汗味,熏的崔敦礼差点恶心的吐了。

    “有劳崔舍人顺便帮秦琅把新靴子也穿上!”

    一名内侍递上来一双崭新的乌皮六缝靴,崔敦礼无奈接下,摒住呼吸努力的帮秦琅穿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崔舍人你可以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见靴子穿好,便打发崔敦礼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崔敦礼走出殿外,李世民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,这高傲的五姓子狼狈的样子他看的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“殿下,崔舍人五姓子,在长安也算是个名士,这样待他只怕不好吧?”一名内侍低声劝谏李世民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个崔敦礼身为秦琅之舅,虽说不是亲舅,可却也是亲戚,可他却几次三番在孤面前中伤秦琅,岂是什么好人?孤对这些什么五姓子向来也没什么好感觉,有机会挫一挫他的傲气也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当初李世民与太子争位的那几年,山东五姓七家可基本上都是倒向了东宫那边,这导致李世民对这些名门士族早就有些怨气。虽然如今他当了太子,得拉拢这些人,可李世民也明白,光是一味拉拢还不行,得恩威并济才行。

    “给秦三郎弄碗醒酒汤来。”李世民瞧了瞧还是醉着的秦琅,不由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秦琅此刻也不会想到,自己醉着了都还被李世民给借去当了回枪使,被他拿去狠狠杀了杀五姓子的傲气。

    
太阳2官方注册登录|官方网站 中国体育彩票网官网广东体育彩票11选5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电子线上网站老虎机游戏官方网站